酒过三巡,两边的话题也就打开了。

  “既然小野君有意向跟我们合作,那么我们也就跟你说说情况。”陈顺发思索了一下,打算探探口风:“楚天市的情况,还是非常复杂的,实力高深的,不算少数。”

  “哦?实力高深?”

  小野君不屑一笑,伸出右手,隔空抓向盘中生冷的三文鱼,沾上芥末酱,然后放在自己了盘中,若无其事的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。

  “嗯,味道很鲜滑,不错不错。”

  吃完了的小野,还不忘点评一句。

  “好。”

  徐安眼前一亮,率先鼓掌,陈顺发父子跟着附和了起来。

  这一招隔空取物,定是多年淫浸在化气境的高手才能完成。

  也就是说,这个小野君,化气境起步,再搭配着他空手道高手的头衔,怕是战斗力不俗。

  “呵呵,一点雕虫小技。”

  小野君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,继续吃鱼。

  “好,有了小野君的加持,这个楚天,必定有我陈家的一席之地啊!”陈顺发举起酒杯,脸上笑开了一朵菊花:“以小野君的水准,我陈家,定不会亏待与您。”

  说着,他拿出座位边上的箱子,打开,里面满满的一对钞票,一水的美金。

  看着小野君眼中的亮光,陈顺发满意的点了点头,没什么比真金白银带来的冲击感更加巨大。

  另外一边。

  伍厉刘嫣然一行人也是喝开了,隔间的气氛非常不错。

  “伍厉同学,为什么我感觉,你从跳楼事件以后,整个人都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。”清酒的度数不是很高,但是已经几杯下去的刘嫣然,还是有些不胜酒力了:“你的身上,有一股神秘而又迷人的气息,你不再是那个弱小的伍厉同学了。”

  “人总是会改变的对吧。”

  对于这一点,伍厉没有办法解释。

  “是啊,你们都在改变,唯独我,甚至连自己的人生轨迹都改变不了。”刘嫣然手掌隔空对着自己红彤彤的脸蛋扇风,呼气如兰:“如果要是有一个如伍厉同学一般的男人出现在我的身边,那该有多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伍厉身子一顿,沉吟道:“会有这么一个人的。”

  “是嘛?”

  刘嫣然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心里充斥着一股子失落落的感觉,她深呼吸一口,起身准备出去洗把脸。

  “哎呀。”

  不胜酒力的她脚步不稳,身子倾斜的瞬间,腰间一紧,一双有力的大手环抱着她。

  很踏实,很有安全感。

  伍厉适时的出现在了她的身边,也适时的送开了抱着她的手。

  “你喝醉了,我陪你去吧。”

  “嗯…谢谢。”

  刘嫣然撇了下耳边的碎发,点了点头。

  洗手间门口,伍厉站在过道之中,看着弯腰洗脸的刘嫣然,贴身的长裙下,翘臀高耸,勾勒出的弧度,更加抢眼了。

  伍厉把眼神移开,伸手摸出香烟,刚准备点燃,背后伸过来一只手,却被伍厉灵活的躲开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,日料店内,禁止吸烟,你不知道吗?!”

  话语中,夹杂着点点厌恶的语气。

  “哟,是你。”

  伍厉龇牙一笑,把香烟夹在了耳朵之上,倒也没在坚持点燃:“怎么,你也是来吃庆功酒?”

  话语中,多有揶揄。

  这人,正是今天在篮球场上被自己狠虐的小道君。

  “哼!”

  小道君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,但却又颇为忌惮的看了伍厉一眼,也不多说,折身进入洗手间内。

  “这不是那个来自倭国的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